追寻外汇大师的足迹之二:比尔•利普舒茨

欢迎访问 好 汇 阁 WWW.haofx.net

80年代末期,比尔·利普舒茨担任萨洛蒙兄弟公司的外汇交易主管。目前,他是哈瑟塞奇资本管理公司的懂事。在《新金融怪杰》一书中,杰克·施瓦格把比尔· 利普舒茨形容为萨洛蒙兄弟公司最大与最成功的外汇交易员。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利普舒茨的单笔交易金额通常都高达数十亿美元,获利也经常是以千万美元计算。根据施瓦格的估计,利普舒茨任职萨洛蒙兄弟公司的八年期间,他个人创造的利润就超过五亿美元,相当于八年期间每天平均获利为25万美元。

操作他人的资金

交易的资金来源可能影响操作风格与绩效,一般人恐惧很难理解这点。如同比尔·利普舒茨解释的,即使是最有经验的交易员也很难理解,除非他亲身体会。

“当初,我不了解其中存在差异。七年前,我非常单纯地认为,不论资本是来自于萨洛蒙兄弟公司,还是来自于十位富有的个人,来自于单一的客户,结果都没有什么不同。我的目标就是从市场中榨取最大的利润。事实上,不同的资金来源,必定会造成不同的交易策略,迫使交易改变动机。问题绝对不是单纯地说:‘我手头上有一些资金,不论来源如何,我会尽力而为,每天都尝试赚取一些利润。’没有那么简单。一家公司面对着富有的客户,自然会产生许多不同的牵扯力量,每个月的绩效将决定你的死活。”

“资金管理是非常棘手的行业。问题不只是操作绩效,还必须考虑客户对于投资结果的预期。绝对的绩效数据经常造成误导。我可以对你说:‘过去五年来,我们最积极产品的总报酬为600%’,你可能会说:‘喔!600%!’可是,如果你不知道其他外汇经理人的操作绩效,也不知道我们取得这个绩效而承担的风险,这个数据本身并没有明确的意义。举例来说,假定某位经理人管理2亿美元的资金,其中1.2亿美元是属于特定投资目标的基金。如果这部分基金在四年之内赚取600%的报酬,投资人很可能会收回资本,因为基金呈现的风险结构不符合投资人的预期。资金管理是一场非常复杂的游戏,经常违背常理的判断。”

“让我们考虑乔治·索罗斯与比特·林奇之间的不同交易方法。索罗斯通常都通过高度信用扩张进行操作,唯一的目标就是赚大钱。比特·林奇管理的麦哲伦基金则大异其趣,首要目标是保障资本。他身处于大多头,又是一位最顶尖的选股好手,所有赚了不少钱。可是,请相信我,只要麦哲伦基金的绩效开始下滑,你就可以看见投资人大量收回资本,最后连基金都会消失。把资金交给乔治·索罗斯的人们,心理上都一定有所准备,基金价值可能突然下跌20-30%。我想没有人会分散投资。投资人的动机非常不同,投资人会挑选适合自己风格的基金。最后,客户的偏好必定会影响操盘人的交易风格。”

如同比尔·利普舒茨的解释,不同的资金来源,意味着不同的客户动机与基金操作宗旨,也可能影响你的交易风格。身为交易员,我们都需要更多的资本。如果操作顺利,我们迟早都需要新的资金来源,或是借款(不需要接受规范),或募集客户资金。不论资金的来源如何,你必须了解一点,由于你的交易风格可能受到影响,连带的也会影响交易绩效。最惨的情况就是绩效下滑,而资金又不是自己的。所以,追求新的资金之前,务必仔细评估你的交易会受到什么影响。

自有资金

交易资本的来源各自不同,最单纯者是自有资金。比尔·利普舒茨说明他如何操作自有的资金。

“对于投资之外的纯投机资金来说,我承担风险的耐力很高。原则上,如果亏损全部的投机资金,我可以坦然接受。当然,我不认为自己会发生完全的损失,但绝对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现在我持有一些投资,包括自己的房子,这是投资,也持有一个股票组合,也算得上投资。剩余的自己就可以供我投机,我预期的报酬率更高于投资,但也准备接受更高的风险、严重的价格波动。这类交易的毁灭性风险很高,换言之,可能发生100%的损失。”

对于自有资金,比尔·利普舒茨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可以完全根据自己的偏好进行交易。可是,对于别人的资金,自由度显然就降低了,他接下来解释这点。

他人的资金

“可是,当你受托管理客户的资金,又是另一回事了。客户表示,‘我知道你是一位投机交易员,我可以坦然接受20%的损失。’我经常与客户详谈,尝试了解他们的想法。我希望客户完全了解我们能够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如果一位客户直视我的眼睛说:‘我可以接受20%的损失,没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知道他的意思是5%。如果我三天之后打电话给他,‘你知道吗?你的净值已经下跌18%,我希望知道你的想法,如此才能讨论下一步的做法。’我保证,他一定忘掉先前关于20%损失的说法。”

由于客户并非交易员,一旦发生严重的损失,客户未必能够妥善处理。当你接受委托管理客户的资金,你有责任协助他们,不要让客户陷入情绪上没有准备的处境。你不能拿着客户的资金,单纯地到市场中疯狂投机。

“对于一位基金经理人,如果你买进IBM股票而股价下跌25%,没有人会因此而请人走路,因为每个人都拥有IBM——这属于谨慎的投资。可是,如果你买进一支网络投机股,股价上涨80%之后下跌,然后公司破产,你恐怕要因此卷铺盖走人。客户会收回资金,你恐怕再难筹集资金。”

“问题不只是报酬率而已,客户拟定投资决策涉及许多不同的动机。这会直接影响交易的层面。如果某笔交易的胜算很高,你为什么不投入更多的资金?嗯,因为判断错误——即使机率只有5%——的结果远较判断正确惨,即使判断正确的机率高达95%。有些交易员认为,‘嘿!如果我帮客户赚取25%,他们一定很高兴,认为我是伟大的交易员,那我就可以赚取不少管理费。’可是,你知道吗?如果发生5%的亏损,他们就会抽回资金,我可能因此关门大吉了。”所以,交易决策不只是涉及胜负机率而已,情况要复杂多了。一般来说,除了获利的胜负机率之外,交易员还必须考虑一大堆的相关议题。

所以,操作客户资金的复杂程度远超过自有资金。你必须考虑交易的可能结果与客户的可能反应。你的决策势必受到客户反应的牵制,然后影响操作的绩效。对于公司的资金,压力相对较小,发挥的空间也较大,比尔接下来解释这点。

公司资本

“管理个人客户的资金,保障资本是关键的目标。身为公司的交易员,目标则是赚钱。另外,公司也比较能够接受损失。对于一家公司,重点在于这家公司是否希望介入外汇交易,个别交易员的绩效相对来说不会影响这方面的结论。举例来说,如果某家公司发生2000万美元的损失,可能开除操作的交易员,但很可能不会因此而推出外汇交易。所以,外汇市场本身几乎绝对不会成为归咎的对象。”

既然操作他人的资金必须受到各种限制,这可能引起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向银行承做抵押借款,不论操作绩效如何,都必须清偿借款?”不幸的是,基于实务上的种种困难,经常都必须排除这种可行性。

“首先,如果某家投资银行或公司准备把交易或投机产品委托给个人管理,它们通常都希望这个人进入公司体系内。这并不是排斥把资金交给他人管理,但其中牵扯到许多敏感的问题,不论谁监督这方面的作业或批准放款,都很可能因此而打破饭碗。举例来说,假定你把资金交给别人管理,万一发生几百万的损失,每个人都会问:‘到底是谁批准的?’接着,你就被炒鱿鱼了。反之,如果公司把资金交给某个部门管理,这是公司的决策。如果发生亏损,这些决策者不会因此而丢掉工作。”

总之,你必须考虑各种可供运用的资金来源,综合评估它们可能造成的得失,然后做成最后的决策。如果下金蛋的母鸡将因为外来资金而减产,是否值得?换言之,如果不能提升交易绩效,取得额外的资金有什么意义呢?

因此,接受新资金之前,你必须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1、资金提供者表示的预期如何?

2、他的真正预期是什么?

3、我过去的操作绩效是否符合资金提供者的预期?

4、我的绩效是否能够满足资金提供者的真正预期?

5、如果不能满足资金提供者的预期,后果如何?

6、资金提供者要求多大的控制权?

7、资金提供者每隔多长一段时间评估操作绩效?

8、资金提供者的个性如何?是否很难对付、不断找麻烦?

9、是否可以设定某些规范?

个人交易者的优势

当然,大多数交易者并不是在大型投资银行工作。绝大部分的交易者都是利用空闲时间,偶尔尝试几笔交易。相形之下,个人交易者是“戴维”,投资银行是“巨人”,前者欠缺后者的基本设备、后勤人员、研究条件、最新的资讯系统、分析软件与硬体,同时也欠缺同僚竞争的环境。可是,戴维也具备一些巨人所没有的优势。为了在市场上有效击败巨人,个人交易者必须充分发挥本身的优势。

优势1:不需勉强进行交易

不舒服,但获利机会较高。这就是拒绝交易的优势。如同比尔解释的,个人交易在这方面占据的优势显然超过投资银行的专业交易员,后者必须应付上层主管的监督。

“如果你在大型机构担任交易员,大概很难说;‘今天的行情看起来不太对劲,还是看报纸吧’,因为老板可能早过来说:‘你不交易,看什么报纸?’事实上,如果交易员能够减少50%的交易次数,通常都可以赚更多的钱。”

“一年250个交易日,假定你每天都进行一笔交易,你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吗?结果,关键的交易只有五笔,三笔交易的看法完全错误,让你赔了一屁股,两笔的判断完全正确,让你赚翻了。剩下的245笔交易都无关紧要——小赚小赔。很多情况下,根本不适合进场,但你勉强进行交易,结果只能期待解套出场,稍微不留心,你还可能建立一个胜算很差的部位,结果造成重大损失。真正的胜负决策只有几个。”

“务必了解‘场外观望’的效益,结果没有适当的行情,结果没有胜算高的机会,就不要勉强进场。整个交易游戏的关键就是持续掌握优势。赌注必须押在胜算高的机会上。如果始终把握这个原则,你就可以领先,当然毁灭性风险也必须足够低,不至于因为三、两笔连续亏损而被三震出局。所以,假定你在大机构担任交易员,如果某个人老是盯着你说:‘你不照顾交易部位?难道你该看报纸吗?’正确的回答是‘正是如此’。可是,管理阶层恐怕听不进去。”

优势2:决策控制程序

如果你操作自己的资金,你说怎样就怎样。一切的决策都由你控制。同理,如果你不是场内交易员而从事代客操作的业务,只要客户都是个人投资者,那还是有相当大的挥洒空间。

“个人投资者不会每天打电话来烦你,因为他们根本不在意你持有什么部位——做多、放空或空手。不论在哪一方面,你都是唯一的决策者:交易什么、何时交易或是否交易。我之所以微笑,因为就象你一样,我踏入这个层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操作自己的资金——你、我或你准备访问的每个交易员——我们的绩效在某个时候都是480%、200%、80%或某特定的水准,那就绝对不可能成功。”

按照比尔的说法,如果你能够充分掌握交易决策,操作绩效应该很理想,或许优于银行的专业交易员。如果个人交易员不能达到这种绩效水准,一旦有人盯着你的时候,那就难了。当我与东海银行的衍生性产品与套利部门主管卡维·阿拉莫蒂讨论时,他也同意这种看法。我提到我的交易绩效不输给投资银行的明星交易员。关于这点,我很遗憾地表示,这些明星交易员拥有的资本较我“稍微多一点”!

优势3:资讯

个人投资者掌握的资讯越来越多,他们在这方面已经不会落在专业交易员的下风,甚至处在相同的地位。所以,严格来说,谁也占不了资讯的优势。

“就1997年的资讯传递速度来说,已经没有人可以充分消化。没有人可以首先取得资讯。某个人坐在堪萨斯小镇的客厅看电视,他取得资讯的速度不会输给盘房内的交易员。十年之前,因为我在萨洛蒙,因为我掌握资讯科技,优势显然超过绝大部分的人。我的住处也有路透社与德勤资讯的设备,纽约仅有少数交易员能够办到这点。现在,这一切都太普通了。”

“我希望家里也装备资讯系统,否则就必须象其他交易员一样,通过伦敦的同事询问当时的行情,对于我来说,这相当于取得第二手资讯。所以,通过家里的德勤资讯系统,我随时可以工作,随时可以掌握行情的发展。现在,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取得这类的资讯,专业交易员的优势已经不存在。”

优势4:弹性与敏锐性

我们都知道,庞然大物很难灵活调整,这可以由物理学的惯性定律解释。交易领域内也有类似的法则,这是“戴维”掌握的优势。

“身为‘芝麻绿豆’,你可以很快调整公司的导向。许多小公司都同时操作许多市场。举例来说,如果某个市场突然出现交易机会或进行结构性变化,大型机构恐怕很难立即反应。公司的规模越大,橡皮图章越多,调整越耗费时间。这就是大型机构的特点。”

交易员必须观察整体产业的变动,就如同可口可乐的总裁必须留意整个软性饮料市场的变化。所以,当法令修改或发生其他结构变化,你比较容易调整产品或变更市场。在整个交易生涯里,这种优势或许只能运用一次,但还是值得铭记在心。

优势5:压力

小型交易者的命运完全操控在自己的手里,相对来说,通常不会屈从他人的压力。可是,这未必是绝对的优势。

“相对于专业交易员来说,个人交易员比较没有受人监督的压力,没有人紧盯着你说:‘你必须做这个或应该做那个’。可是,反过来说,也没有人随时叮咛你应有的规范,例如:‘你必须立刻认赔,这个部位太大,那个部位太小’。这可能是一项负数。身为个人交易员,没有一位利害攸关的主管为你提供建议。你可能会说,‘这是一笔很棒的交易,我要坚持’,但在大型机构中,通常会有一位热心的主管告诉你,‘这个部位没有问题,那个部位太大了,你的损失已经太严重,你必须出场。’”

因此,身为一位个人交易员,你必须体会外部压力的正面效益(例如:强制性的规范),所以你必须培养自律精神。

疯狂的专注热忱

你是否曾经想过,究竟是什么心理驱动一个人做每件事?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他们为什么每天一大早起床工作?是因为贪婪吗?不可克制的野心吗?自大狂吗?这些问题的答案与交易境界之间存在密切的关系,可以解释伟大的成就者与伟大的交易员何以能够提升到伟大的境界。

“如果交易的动机在于金钱,方向显然错了。一位真正成功的交易员必须融入交易之中,金钱只是附带的议题。虽然这种说法并不是我首先提出,但我相信这套理论。主要的动机不是成功的荣耀。成功带来的财富通常只是副产品——总之,‘游戏本身才是关键’。”

除了动机之外,更重要的是热忱与专注。我想,大多数人都低估了热忱专注对于成功的重要性,尤其是对于非凡的成功而言。没错,交易确实有趣。没错,你听过交易员说:‘我就是热爱交易,没钱也干。’如果你在这个领域内混得够久,将发现某些人——可能包括你本身在内——花费无数的时间阅读和分析各种资料,其中并没有明显的目的,只是因为有趣。某些人熬夜而尝试解开一个数学难题,情况也是如此。

“为了踏上交易的顶尖境界,你必须具备一种疯狂的热忱。你不能想‘如果我这么做,就可以买一辆宝马,或如果我这么做,就可以名利双收’。交易的动机必须来自于内心,一种解决问题的执着。在整个交易生涯的漫长岁月里,很难始终维持这类的热忱。”

除非亲身体验,否则很难理解这类的疯狂热忱。这是一种高度的专注,其它一切似乎都不存在,视野之内没有其它的东西。这类热忱来自于心理结构的最深层,展现在外的是极端勤奋的工作。

“如果你遇到一位非常、非常成功的交易员,他真诚相信自己的成功是因为比较聪明,反应较快,理解力较高,态度比较积极,那么你可以质疑他。所有成功的交易员都有一项共同的特质——不论他们是否受过高等教育——理解力强而工作勤奋。”

“回想学生时代,功课好的学生通常有两种类型。第一,他们非常用功,组织力强,有效率,按部就班做功课与练习,不断重复温习课文每个章节的内容。另外一类型的人较少,他们就是非常聪明,不需要认真用功,具备非凡的理解力。你很少见到真正聪明而具备异常理解力的人,他们同时又非常认真工作。对于顶尖交易员,他们通常具备这两种条件。他们非常聪明,理解力高,工作努力,组织力强。看起来或许杂乱无章,其实不然。”

比尔·利普舒茨具备疯狂的热忱,而且非常幸运,他的导师与学习偶像也具备同样的特质。

“我认识一位英国绅士,他当时在一家造市银行的盘房工作,我们之间有许多交易往来,随后他也加入了萨洛蒙。当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有10年到15年的市场经验。我就是跟随他学习外汇市场的真正运作关键的。选择权理论倒不怎样,但他的市场经验实在很丰富,了解外汇市场的运作、造市活动的运作、市场流量的运作与行情波动的症结,能够掌握而专注于某些事物,忽略其它一切。在三年的时间里,我们通过电话成为好朋友。我们的背景相当类似,都是家里的独子,对于交易非常热衷,工作勤奋。每天清晨五点,他就会到达东京的办公室,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或十点,然后才回家睡四个钟头。自从我认识他十年以来,他始终都是如此。当然,在我们认识之前,他已经工作多年了。”

聪明智慧与高等教育,以及赚钱的欲望,这些条件或许可以带来成功。可是,对于非凡的成功,才华与勤奋是缺一不可的关键。如果你想知道成功的秘诀,这就是了。

“你必须非常精明,愿意勤奋工作,你可以发现,许多非常聪明的人没有办法维持长期的用功,因为他们不愿意投资时间。驱动力量不应该来自于赚钱的欲望,金钱只不过是副产品。你必须具备热忱,融入整个游戏之内。”

如果大家认为你发疯的话,这就是正轨了。

疯狂的热忱,是一种罕见的素质,很少人了解,更少人具备。正因为如此,当某人展现这方面的能力时,可能成为众人的笑柄。旁观者看见成功的人,也看见勤奋工作的人,但他们不认为两者之间存在关联,也害怕两者之间存在关联。旁观者会以弗洛伊德式的防卫机制来安慰自己:“反正我又不希望成功,完全不值得,而且成功也不一定需要勤奋工作。”

“在这个领域里,我想很多人都不了解热忱与专注的重要性。对于一位工作勤奋的交易员,某些人或许认为:‘老天!他每天早上5:30起床,周末还继续工作,简直没有人生可言。我要离开这里去度假,到瑞士玩三个星期。’当然,我不是说交易员不应该度假。但这是心态的问题,顶尖的交易员不会经常离开市场,他们不愿意这么做。”

比尔·利普舒茨的说法让我想起一段故事。有位女士对伟大的小提琴家佛瑞兹·克莱斯勒说:“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取你演奏小提琴的技巧!”“尊敬的女士,”克莱斯勒回答,“这正是我所想的。”接下来,比尔准备解释这些热忱与执着的原因。

“你在书中访问的每一位交易员,都具有高度的动机。这些动机有时候是来自于内心最深处的理由:或许他们当初来自于经济条件很差的家庭,有些人可能基于内心的挣扎,或许因为他们的父亲非常成功因而对他造成心理的压力。可是不论动机是什么,你都很难掌握。总之,一切都在于专注的热忱,这在别人眼中确实很奇怪。人们认为:‘那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永远都在工作,不是做这个,就是做那个。’”

“我想,有一件事对于我的交易生涯非常有帮助,我永远都不断思考市场的行情,它们的运作方式,尝试判断汇率的走势。我不会想:‘老天,我放弃于朋友相处的时间,我放弃周末而留在这里,我放弃睡眠。’我不会有这类的心态,我只是想交易而已。”

“非凡的成功必须支付代价,许多人都不准备支付这个代价。对于那些缺乏能力的人,他们没有支付代价的筹码。对于那些疯狂投入的人,他们几乎不需支付代价——他们原本就热爱工作。”

转移注意:交易之外还有人生

当然,即使是最专注热忱的人,也需要保持健全的个人生活。所以,热忱的态度也必须转移到其它的事物,例如:家庭。就这方面来说,交易还需要生活管理的技巧。

“有时候,某些事物在整个人生当中变得更重要,不可避免地迫使你转移注意。结婚之后,你有了家庭与小孩,这一切都很重要,你希望与他们共处。所以,你不能只专注于如何击败市场,为了健全的生活还有其它的考虑:‘现在是星期六下午,我想我应该整理花园,或者与小比尔玩球。’这是你应该做的事,而不是在市场收盘之后,继续盘算星期一早晨可能没有机会考虑的事情。”

“当你聘用一些刚从学校毕业的人,他们可能充满热忱,但未必能够专注。在人生的这段期间内,刚好需要处理一些重要的问题,举例来说,没结婚的单身汉可能忙着约会,结婚的人可能刚生小孩,这些都是人生大事,势必耗费许多心思。当然,我并不是说你不应该聘用单身或刚结婚的年轻人,我是说你应该寻找那些心态成熟,具备工作专注能力而同时能够处理生活其它事情的人。”

“从事交易,你必须能够立即掌握资讯的优先性。什么东西最重要?什么东西会影响行情的根本走势?面对生活中的一切,你必须有高度的组织能力,能够评估事情的优先顺序,如此才能保持专注。惟有妥善组织时间,一位交易员才能够找到转移注意的时间——安排重新充电的时间。保持这种高度理解与工作精神组合,我不认为着与聪明有什么关系,这是一种智慧。一种罕见的素养,所有成功交易员都具备的条件。”

童稚般的热忱

比尔·利普舒茨讨论的疯狂专注,基本上是来自于孩童般的热忱。这是一种好奇的心理,试图摸索与探究市场中的神秘“玩具”。

华尔街和其它金融中心代表金钱游戏的场所,吸引许多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他们希望拥有豪华的住宅,漂亮的汽车,昂贵的服饰,这都没有问题。我不能说这是不当的动机或不存在的动机,可是,这类的动机没有办法造就真正的成功。我想,最重要的是童稚般的热忱,企图探索交易的一切,包括你的竞争对手,不可捉摸的市场,千奇百怪的行情与不断的变化——就象变形虫一样,几乎没有任何实体。

“顶尖交易员通常都具备童稚般的热忱,希望了解整个游戏的一切。不论是这场游戏的心理面,市场中无名无状的种种,个人如何对抗整个市场,还是个人如何对抗所有的其他人。长期交易员对于最古怪的事物也保持高度的热忱。举例来说,如果你与一位顶尖的固定收益交易员谈话,他可以告诉你一些你从来没有想过的交割细节。”

对于市场的这种热忱,往往可以带来一些意外的效益。

“在费城从事外汇选择权的期间,我非常熟悉结算、通知与交割的程序。举例来说,当时还没有采取自动执行的规定。选择权到期的时候,如果你打算执行选择权必须在星期五下午5:00之前,通知选择权清算公司。因此,费城外汇选择权的交易几乎都在星期五就截至了。可是,就法律上来说,选择权契约是在星期六中午才到期,所以到星期六早上10点之前,交易商还有一个机会窗口。如果星期五晚上或星期六早上发生一些足以影响汇价的消息,这就代表一项优势。同样的道理。如果你销售的选择权被指派的话,一般都是在星期一早上通过清算会员得到通知。可是,清算公司完成随机指派的程序之后,资料在星期天下午1点就整理完毕。因此,每个月总有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因为选择权每个月只交割一次),我会跑到清算公司,较别人提早20个小时取得指派通知的资料,这个时候东京还没有开盘。我相信,其他的人根本不愿意花时间或没有兴趣提早取得资料。”

“你可以发现一种童稚般的热忱与完全的执着,尝试了解每项细节。他们会尽其所能,而且这些行为的目的都是因为行为本身,他们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如此可以让我成为更成功的交易员’。他们想知道更多,因为他们不能控制自己的热忱。”

萨洛蒙的交易员:自信的狂徒?

当比尔·利普舒茨在萨洛蒙工作的期间,萨洛蒙兄弟公司就是投资银行的代名词。在80年代后期,几乎每项金融最高表现的说法,都用来形容这家投资银行,它培养了许多伟大的交易员。萨洛蒙兄弟公司要求交易员必须具备一些关键特质:承受损失的自信,克服自我而承认错误的勇气。

“交易员必须具备一些奇怪的个性。交易员当然必须有强烈的自信,明确的自我。某些情况下,甚至必须有些霸气,可以强迫别人做原本不想做的事。霸气往往很重要,因为身为交易员,你错误的次数毕竟多于正确。假定你准备等待80%的胜算机会,绝对不可能是成功的交易员。你必须盘算如果从20%的胜算机率中赚钱。这是一个20/80的老问题(按照这套理论的说法,在大部分的行业中,80%的结果来自于20%的努力,剩余20%的结果则来自于80%的努力)。所以,如果你必须具备一些霸气或勇气,这是相当可以理解的。”

“可是,如果你说:‘即使每个人的看法都不是如此,但我还是准备大赌一番’,这并不是我们讨论的勇气,这属于全垒打的情形。我们所谓的勇气、自信与自我,对象不是其他的人,而是必须能够经常承认错误的心理特质。很多年轻人都不能接受自己犯错的事实。”

“如果手中完全没有部位,通常很容易判断当时的行情,清楚评估未来的可能走势。可是,如果你押下赌注,而且判断错误,这就很难了。首先,你必须承认自己押错了宝,然后结束它。对于每个人来说,这都是心理突破。某些人很容易做到这点,但这个决策还必须深入内心。所以,你不仅必须说‘我错了’,还必须朝另一个对的方向走。这非常困难,所以勇气非常重要。”

所以,没有一面倒的绝对特质,每项特质都需要通过另一项辅助特质来维持均衡。举例来说,自信地承认错误,这类的自我必须受到内省能力的均衡。

内省与自我重新评估都是自我的一部分。某些人非常情绪化而活力旺盛。当然,这都是相互关联的。专注的能力基本上是来自于活力,你必须有非凡的活力。

遵循萨洛蒙的团队精神,比尔聘用的人也具备团队运作的潜能与素养。当然,优秀的交易员需要先天的条件与后天的培养。

“当时,萨洛蒙兄弟公司的交易员都是我们所谓的‘本厂产品’。所以,公司都是挑选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通常都至少有MBA的学位,然后经过公司本身的多年培养。现在,我想金融产业已经变得比较奢侈。机构彼此之间经常相互挖墙角,吸收已经相当成功的交易员,我相信萨洛蒙也是如此。”

“聘用交易员,我所观察的大概都是学术方面的条件,当然这只是最低的条件。你希望寻找一些精明、反应迅速、受过数学训练的人。可是,这都是已经存在的条件,在个人条件与团体合作精神之间还必须取得均衡,这才是我挑选人才的决策关键。在大型机构中,不论个人的贡献有多大,他扮演团队一份子的功能,以及尊重团队完整性的能力,这才是决定成功与否的最终因子。”

运气的信徒

什么是运气?什么不是运气?

比尔·利普舒茨认为,运气在交易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所谓运气,通常是指个人控制范围之外,能够导致有利结果的成分。让我们考虑一个个人控制范围之外,能够导致有利结果的成分。让我们考虑某个行人尝试穿越马路。他没有办法控制马路上行驶的车子。他可能会或可能不会被车子撞到。如果闭着眼睛过马路,安全穿越马路的运气成分很高。相对于睁着眼睛来说,闭着眼睛安全穿越马路的运气成分较高。如果睁开眼睛,他比较能够控制穿越马路的行为,比较不需要仰赖运气的成分。当然,睁开眼睛过马路,并不能保证绝对不会被车子撞,但可以掌握较高的成功机率。提高成功的机率,加强整个事件的控制能力,这相当于降低所需要的运气成分。

因为运气一部分是来自于缺乏控制,比尔·利普舒茨尽可能强化控制——换言之,提高成功的机率。

“我相信,交易成功有相当大的成分来自于运气。当然,这不是你在产品公开书所希望强调的事实。如果你这么做,投资人的反应可能是‘嘿!这里有个基金经理人告诉我,一切都是运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指‘掷骰子’这类的运气。成功的交易员绝对不是赌徒。身为成功的交易员,关键在于持续累积有利的机率和胜算。你越能够稳定地累积这类的机率,就越可能获得长期的成功。市场上有许多无能为力和无可奈何的事情,完全超出交易员的控制范围。交易员能够控制的仅限于明智地分析与明智地下注。所谓明智,就是掌握胜算和提高有利结果的发生机率。”

“显然,如果你希望幸运降临你的头上,你必须处身在幸运最可能发生的位置。你必须把自己摆在一个位置上,让自己能够接受别人的看法,能够保持弹性,能够静下来尝试了解新的观念。在这个位置上,你通常比较可能赢得幸运的照顾。这是‘尽可能尝试累积胜算’的另一种说法。”

所以,按照比尔·利普舒茨的说法,如果你希望幸运,首先就必须让胜算站在你这边——提高控制能力,降低运气的成分。由于你不能取得绝对控制而完全排除运气的成分,最后究竟是好运还是倒霉,只好看实际结果是否遵循机率分配。举例来说,投掷一颗骰子,你打赌结果是1、2、3、4、5。机率理论告诉你,这个赌注的胜算很高。可是,如同比尔解释的,最后的结果是否暴冷门出现6,这就属于运气的成分。

了解自己处于幸运之中

除了累积胜算而提高有利结果的发生机率之外,你还必须了解自己什么时候处于‘幸运之中’,如此才能充分运用机会。

“让我们打一个比喻,某些情况下,你准确建立一个几乎必然正确的部位——几乎一定赚钱。可是,你没有发现这个行情的发展远超过你当初的预期,结果你太早出场。所以,你错失了一大段行情。‘迅速认赔而让获利持续发展’,这个原则就是要让你的少数获利部位能够发挥到极限。当然,没有人‘知道’一笔交易的最后结果将如何。一般来说,不论是充分掌握一个重大的获利行情,还是从一个重大亏损部位中及早抽身,其中都有一些运气成分。”

因此,虽然你不太可能知道自己是否处于“运气之中”,但你可以累积胜算而充分运用你的机会。

运气的其它层面

交易员的运气不只涉及交易结果的运气,还包括交易环境的各种层面。

“运气还有许多其它的成分。你必须有正确的时间,处在正确的场合。举例来说,如果你是某家公司的交易员,公司的环境必须能够让你掌握机会。”

“如果你任职于某家交易商,最后的发展将如何?你可能在80年代末期从事垃圾债券的交易,这是当时的大热门;同样在80年代末期,你也可能被指定交易市政公债,这是一个冷清的市场。所以,其中也有运气的成分。另外,某些业内前辈或许愿意告诉你一些诀窍,让你节省数年的摸索时间,这也是运气。总之,在交易行业里,运气永远是一个重要的变量。”

恐惧与忧虑

顶尖的交易员不可以因为自信而对损失产生麻痹的感觉。他们必须感受损失的痛苦,但不可以让有利变成恐惧。

面临一场重要的比赛,职业运动选手都会表示,“如果你不觉得紧张,那就不正常了。”每个人都会忧虑。某些人或许比较愿意对他人或自己显露这种情绪,另一些人则比较愿意自省。优秀交易员都具备自我反省的能力。他们不断重新评估自己的表现与交易的方法。这种自省程序是顶尖交易员的共同特质——不断尝试自我提升,绝对不害怕失败。

“不论你多多么成功,不论你多么棒,面对一场重大的比赛,胃部也免不了一阵翻腾。交易员也是如此。你必须学习如何区别恐惧与正常的忧虑。你当然不能在恐惧的情绪下进行交易。你不能害怕扣动扳机。”

“经过连续的损失,自然会产生忧虑,非常不愿意扣动扳机。不论怎么做,结果都是错的。每进行一笔交易,结果就是亏损。你必须学习如何控制这种情绪,学习如何控制恐惧。你必须感受亏损交易和错误交易带来的痛苦。如果你不会感受痛苦,那你已经麻木了,交易生涯也就结束了。所以,你必须体会痛苦的感受,他不能因此而害怕。”

某些情况下,交易员难免都会从正常的忧虑陷入不正常的恐惧中。如何克服情绪障碍而回到正常的交易状况,每个人的处理方式不同,这是个性的问题。

“关于如何克服恐惧的情绪,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处理,这基本上是个人的问题。不论个人的心理驱动因子如何,恐惧是来自于内部。清晨三点,所有的灯光都熄灭了,只有路透社银幕的蓝色、绿色数据闪烁地盯着你,你的部位越陷越深,你不知道正打电话给谁,也不知道与谁讨论,没有人可以告诉你应该怎么办。”

“惟有这个时候,你才知道自己是否陷入恐惧,是否能够克服恐惧,回到客观的分析上。你必须决定自己是否能够继续承受,或是否希望继续承受。这是迈向成熟的一种过程。恐惧带来许多生理的征兆,有时候你希望干脆生病算了,这纯粹是个人的处理态度。很少人能够或愿意向内探索,强迫自己进行一些根本的个性调整。经过反省之后,或许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结论,或许不行。当然,这并不代表交易是否能够赚钱,只代表处理恐惧的能力。”

关于如何克服恐惧,比尔·利普舒茨的说法让我想起《华尔街》电影的一段对白:“望着万丈深渊,除了黑暗之外,什么也看不见。这就是他发现自己个性的时候。”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说过:“个性代表一个人的命运”。纯粹的意志力可以克服任何的个性障碍。

汇整资讯的效益

“我先前曾经提到,对于当代交易员来说,资讯管理的问题远超过资讯取得。在这种情况下,汇整其它已经阅读、消化而整理出看法的资料,往往比较有效,尤其是这些人的观点与你不同的话。通过‘汇整资讯’,你照顾的资讯层面可以远超过任何个人所能够单独分析的程度。汇整资讯的效益不在于节省工作——个人的分析绝对没有替代品——而在于照顾更广泛的资料。另外,经过汇整的资料可以让自己的分析纳入‘其它看法’,因而提供一个安全网。”

“市场分析的难处之一,是当你取得某项资讯或判定某项事件最可能的发展结果之后,你必须决定市场将因此而产生什么反应。如果没有其他交易员的协助,往往很难拟定客观的结论。所以,建立一个相当周全的网络,你可以了解不同国家中,不同人们的不同看法,这对于外汇市场特别重要。通过电话沟通,让我了解不同人们对于相同新闻的解释可能截然不同。交易员对于这些不同解释而采取——或不采取——的行动,将集体反映为市场行为。评估任何部位或潜在部位之前,务必掌握市场对于某项资讯的解释与反应。”

“深入而多方面的沟通,是处理市场资讯、市场认知、市场感受与市场反应的重要部分。根据我个人的看法,这一切都来自于个人的网络与个人的感受。如果你与某个人谈话,可以通过声音了解他持有部位的状况。我非常相信私下聊天——通常都是经由电话——的效益。举例来说,你打电话给某人,他通常都持有庞大的美元部位,如果美元汇率出现重大的变化,即使他在电话中虚无飘渺地鬼扯,你还是可以从声调中判断他做多还是放空,也可以判断他是否还持有部位。”

“另外,外汇交易涉及许多国家,每个国家的经济与政治系统都各自不同,存在许多微妙的差异,系统内的政策拟定程序与环节往往让外人很难了解。举例来说,如果科尔政府准备推行某项政策,你必须了解这对于德国有什么意义,在2个月、4个月、6个月或12个月之后会产生什么政治与经济上的后果,如果属于重大事件,那又会对于汇率产生什么影响。如果你能够定期与德国方面的可靠渠道沟通,对于情况的掌握程度与反应速度就能够超过整体市场。”

市场想些什么?

“另外,如果你从数个来源得到相同的讯息,而这些人又没有彼此沟通,这类的资讯通常都可以反映市场观点。如果好几个人都提到‘德国央行的存款储备率’,那你就应该深入评估这点,因为几个独立的消息来源都指向相同的议题。一般来说,无风不起浪。”

当然,打着萨洛蒙的旗号,比较容易建立周全的资讯网络,一般人很难办到这点。可是,即使你是在家里工作的个人交易员,还是可以通过国际互联网、各种报章杂志建立资讯网络。

可是,千万记住,绝对不可以让别人的分析结论取代自己的观点。你必须评估别人的分析,不可以毫不过虑地全盘接收。绝对不可以让别人代替你分析。另外,你所取得的资讯都是“第二手”或“据说”,所以处理上必须非常小心,重点还是应该摆在自己根据直接资讯所做的分析。如果你欠缺处理第二手资讯的能力,干脆不要采纳。

运用你本身不采用的分析方法

“我个人始终采用基本分析方法,观察可能发生、正在发生或已经发生的总体经济与政治事件,考虑它们对于汇率的影响。我不采用技术分析或图形分析,我不相信这套,也不打算利用这些技巧。可是,某些技术分析交易员相当成功,所以其中可能也有一些明堂。不论你是哪一类型的交易员,你都必须了解市场的感受,必须掌握那些可能影响行情的参与者的行为。如果很多人相信技术分析,基于某些理由——月亮的位置、占星学或天知道什么理由——而认定某个价位很重要,那你也必须知道这点。因为这个价位可能引起许多市场参与者采取行动,所以你必须了解,评估自己的部位可能受到什么影响。因此,没有所谓的好方法或蠢方法,也没有什么正确或错误的方法。只要有特定数量的市场参与者产生某种感受,行情就会变动。在这个范围内,我希望了解技术分析的重要价位,尝试把这些结论考虑在内。”

所以,根据比尔·利普舒茨的观点,不论你对于技术分析的评价如何,都至少必须了解其中的相关结论,因为这会影响你的部位结果。巴顿将军曾经说过:“我一辈子都在研究敌人,我阅读对方军事将领与政治领袖的传记,甚至钻研他们的哲学理论,聆听他们的音乐。我研究对方每场战役的每个细节。我知道对方在任何特定状况下的每一种反应。可是,对方却一点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要从哪个角度踢他的屁股。”

“归根到底,交易只有一个法则:‘一切向钱看’。你可以自认为正确——可是,只要不能赚钱,你就错了。一切都回归到一点:‘精明的钱也是钱,愚蠢的钱也是钱’。即使你是天下第一号笨蛋,只要交易的结果赚钱,你就是诸葛亮。”

虽然比尔·利普舒茨不采用技术分析,但他还是运用相关的分析结论。首先,技术分析代表某些市场参与者的想法。其次,技术分析可以用来决定进场与出场时机与价位。

“某些交易员利用技术分析协助判断进场与出场决策。基本分析的缺点是过于广泛,你很难削尖铅笔而指着‘在这里买进或在这里卖出’。你必须了解技术分析的技巧,例如动能指标,因为很多市场参与者都采用,所以可能影响行情。”

交易架构

整合构想

一旦交易对于未来的行情产生某种看法之后,必须把相关的构想整合为一笔交易。如果你预期行情将走高,最简单的做法是买进根本资产。可是,取决于你对于行情的看法,其它复杂的策略或许有更理想的绩效。

“接下来是架构交易。交易的架构方法有无数多种,细节更是不胜其数。你对于行情的判断可能完全正确,结果却是赔钱。如果时间掌握稍微不准,就可能损失。架构一笔交易,必须提升获利的机率与潜能,减少损失的可能性。这就是交易游戏的精髓,不断从事这类的决策。”

“举例来说,如果你看好日元的走势,可以通过许多不同方式做日元。你可以买进日元、做多买进选择权或销售卖出选择权。如果你希望做多日元,而日元汇价波动率很低,可以考虑买进选择权的多头部位。如果汇价波动率很高,可以考虑销售卖出选择权。可是,如果汇价波动率真的非常高,销售卖出选择权未必理想,或许应该直接买进根本日元,所以,构建一笔交易,必须尽可能掌握所有的有利因素,尽可能累积胜算。”

“举例来说,假定你做多溢价买进选择权的价差交易,其中买进一边的溢价为2%,销售一边的溢价为5%,如果你对于行情的发展方向判断正确,买进一边的选择权随后进入平价状态,价格波动率将因为选择权进入平价状态而产生相对变动。换言之,当你最初买进价差交易的时候,多、空两边的隐含价格波动率都高于平价选择权隐含的价格波动率。现在,买进一边的选择权进入平价状态,你知道这部分发生一些损失,因为平价选择权现在隐含平价的价格波动率。所以,你必须了解其中的动态关系,尤其是运用比率价差交易的策略,如果你对于行情方向的判断正确,或许应该回补策略的空边部位,因为空边部位很可能绩效维持偏高的价值。”

可是,请注意,策略的结构越复杂,并不代表赚钱能力越高。

“我在萨洛蒙期间的老板吉尔经常说,市场上有精明的资金与愚蠢的资金。可是,一天的交易结束之后,钱就是钱。换言之,不论你怎么把钱赚到手,来源一点也不重要。举例来说,如果买进IBM股票发生亏损,很多年轻人总是希望在IBM股票中讨回公道。事实上,这完全无关紧要。虽然在IBM股票发生亏损,你没有必要因此强迫自己交易IBM。市场不会觉得痛痒,银行帐户也不介意钱的来源。吉尔曾经对我说:‘我们为什么不单纯买、卖钱,然后赚钱?我们为什么要交易选择权或其它复杂的东西?’他是说‘精明的钱也是钱,愚蠢的钱也是钱’。有时候,你可以说‘买进’,价格上涨之后,你可以说‘卖出,谢了’。”

评估获利潜能与潜在损失

架构一笔交易,除了尝试掌握获利潜能之外,也必须考虑风险保障。

“最初建立部位的时候当然会设定获利了结与停损出场的目标。这些目标应该由你的交易构想来决定。部位的规模则取决于你能够接受的最大金额损失。举例来说,假定目前的汇率是1美元=125元台币。另外,假定你认为日本与美国最近一回合贸易谈判的结果,应该让日元贬值到130,但基于技术性的考虑,日元也可能升值到122.50。评估日元选择权的定价结构之后,你决定最佳的部位是直接在现货市场放空日元/买进美元。部位的规模应该多大呢?这取决于交易帐户的规模与你准备接受的最大损失。如果交易帐户的资金为一千万美金,你最多只接受3%的损失,那你应该放空1500万美元价值的日元。万一判断错误,损失是30万美元,如果判断正确而顺利在130回补日元,获利是60万美元。”

“看起来很简单,是吗?可是,这只是在动态环境中的静态分析。建立部位之后,新的资讯不断发生。必须不断根据新资讯而重新评估部位的状态,调整目标价位。当然,如果行情朝不利的方向发展,但你坚持自己的判断正确,很可能因此而不断调降停损点。这当然很危险,但不不是我目前讨论的合理调整。你必须正确解释新的资讯。总之,绝对不可以跟自己讨价还价,最大的金额损失必须非常明确。”

因此,如何运用目标价位?如何根据新的资讯重新评估?这都是交易架构的关键层面。防范损失的有效方法之一,是让获利潜能数倍于潜在损失。

“对于任何一笔交易,获利潜能都应该数倍于潜在损失。可是,两者之间的比率究竟应该如何呢?一般来说,短线交易——换言之,准备在48小时之内结束的交易——的比率应该是3:1。对于长线的交易,尤其是策略中涉及许多选择权部位而必须动用资本,我设定的报酬/损失比率至少是5:1。”

交易者经常利用选择权来防范不利的价格走势。举例来说,如果某交易员预期行情上涨,可能做多买进选择权。可是,为了防范行情下跌的风险,他也可以买进一些卖出选择权,或销售不同履约价格或到期时间的买进选择权。

“我个人觉得,专业交易员把选择权视为保险工具,似乎不太恰当。如果某个市场部位的流动性不高,或交易经常发生停顿,或许值得考虑选择权的保险策略。可是,前述两种情况显然不会发生在外汇市场。专业交易只要持有未平仓部位,就应该随时追踪行情,随时都可以结束部位或认赔出场。惟有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如果部位规模实在太大而可能显著影响行情,我才会考虑采用选择权做为保险工具。”

除了任何单笔交易都必须设定损失保障之外,还需要防范连续损失。

“关于报酬与风险,我觉得处理心态不应该对称。为了维持长期的成功,必须专注于亏损,连续损失或这方面的相关问题。很简单,只要知道自己准备损失多少。不论你的部位规模大小,或你的看法正确与否,都是如此。你必须知道自己准备损失的程度。我不是说心理上的准备;每当进行一笔交易,就必须设定最大损失的金额,赤裸裸的数据。绝对不允许自己被三震出局,必须保持再度进场的能力——明天、后天、大后天……都是如此。好好管理风险,获利就会自己照顾自己。”

专注于损失风险,其中涉及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结束部位?”

“我想,结束亏损部位的理由有两种。第一,如果预期之中应该发生的情节或情节演变,显然不可能发生了。举例来说,如果你预期某位左翼政治领袖将赢得大选,结果他输了。第二个理由是价位到达预定的停损水准,不论你预期的情节是否正确。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立即出场。”

导师:萨洛蒙的经验

一位伟大交易员之所以伟大,不仅仅在于他如何接受损失或处理报酬/风险,顶尖交易员的心智往往经过许多独特经验的塑造。比尔在这方面提供了一些经验之谈。

“就我个人来说,专业交易的早期生涯受到一些重要的影响。许多资深交易员曾经照顾我,给我很多教导。吉尔·赖恩戴克是我在萨洛蒙的第一个老板,在我掌管公司全球外汇部门之前,他曾经担任这个职务七年。他对我的影响很大。他的背景是固定收益而不是外汇,但吉尔之所以与众不同,完全在于他待人处世的方法与领导能力。”

“关于市场的伦理与人际关系,吉尔是我的典范,包括个人的应对举止,以及与同事之间的相处方法。交易员都非常专注,有点神经质,你把自己的活力发挥到极限,你感到很疲惫。你经常说一些事后感到后悔的话,采取一些事后感到后悔的行动。吉尔教导部门内的交易员如何对待市场中的对手和同行。”

“吉尔的一些话非常值得回味,例如:‘市场中有许多灰色地带,尤其是店头市场。’灰色地带是说人们偶尔会犯错。如果某个交易员报错价格,你是否强迫他承认?吉尔经常说:‘不妨想想,你是否希望自己的母亲明天在《纽约时报》读到这段新闻,如果不想,那就不要做。’

“吉尔说过很多这类的话。我记得有一段时期,我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因此对于周围一切的要求也很高。可是,别人的事业心和专注程度未必符合我要求的标准。举例来说,某个星期五晚上刚好也是一位助理人员的结婚纪念日,你希望自己留在办公室到晚上10点,就认定这位助理人员也应该如此,如果他不是如此,你就暴跳如雷。吉尔告诉我:‘比尔,你要知道,在正常上班时间内,你可以对同事又吼又叫,你可以期待他们付出他们不准备付出的东西;可是,一天结束之后,人们只希望好好享受一天。对于你——比尔·利普舒茨——好好享受一天可能代表某种意义,可是,对于助理人员或另一位交易员,这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你应该好好琢磨琢磨,对于每个人来说,什么是好好享受一天。’总之,他教导我许多有关市场上的人际关系。现在的年轻交易员都不太重视这些‘互相关照’。这对于我的整个交易生涯非常有帮助。”

“还有另一个人对我影响很大,他当时是纽约马林米德兰银行的资深交易员。他叫做托尼·巴斯塔蒙特。每个月,我们大概都会共进一次午餐。对于交易员来说,外出午餐是不得了的大事,因为交易时段内通常不应该离开盘房,但托尼的魅力实在太大了。我们谈论的主题大概都是远期汇价、选择权对于外汇交易的影响,当然还有美元的一般性走势。他是一位伟大的导师。所以,我非常幸运,在不同的领域内能够得到许多导师的教诲,绝对不局限于‘这是你买进的方法,这是你卖出的方法’。他们的教导涉及较多的人性层面,告诉你如何在这个行业内生存下去。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一切也属于成功的一部分。”

是否能够遇到名师,往往超出你能够控制的范围。因此,你还是需要仰赖一些运气。这些方面对于交易成功的影响,经常被忽略或忘记。

欢迎访问 好 汇 阁 WWW.haofx.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