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6年收益保持在80%以上的财富秘诀

李斌:曾亏损被逼债 如今已是期货传奇

人物介绍:李斌

李斌简介:1993年10月起从事期货交易,从业以来一直不断的探索期货交易的成功法则,从不断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对交易理念有了立异的熟悉。1996年下半年起,开始探索并研究出一套程式化的交易系统,1997年起连续6年保持80%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2002年4月份开始,李斌在原交易系统基础上,针对国际期货、外汇市场的情况,建立了更为完整的构架,并于2003年4月至2004年2月期间通过境外渠道进行了实际操纵,取得了70%的资金回报。2004年6月,创办国瑞煊投资管理公司,任总经理,以一套低风险、高效率、更规范化的交易模式进行交易。其管理的账户始终保持60%以上的年收益率水平。

梅花香自苦寒来

李斌是中国最早从事期货行业的那批人,他的职业生涯也是几经起浮。“只要我一进入市场,就随时准备好举起双手投降”也就成了现在他常挂在嘴边的话。

李斌1993年10月起从事期货交易,当年10月至1994年8月在北京一家期货公司代理客户进行外汇交易,最终都以赔钱告终;1994年8月至1996年3月在北京另一家期货公司任北京营业部经理,继续为客户做期货理财,仍以赔钱告终;这期间发生的一件事让他的职业生涯跌到了人生的最低点。

“记得那是1995年的事情了,当时帮一个客户操作,说好亏损达到20%就停止交易。但真的亏损了20%时候,由于侥幸心理作怪,我瞒着客户继续交易。可想而知,在急于扳本的心态下结果会是怎样——最后15万元的账户上亏得就剩下4万元了。后来是纸包不住火了,客户不依不饶,逼我写下8万元欠条,说好一年后还清。要知道那时候北京平均工资才几百元钱,只有期货市场才能让我快速挣钱还债,于是我决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写下欠条后,我处于失业状态,每天在家苦读投资书籍,生活上就靠女朋友(现在的爱人)每月500元工资维持,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

尽管辛酸,但李斌说起来这段历史时却没有唏嘘,在喜欢读哲学书的他看来,人的烦恼如同船的压仓物,有了这个压仓物,即使风浪再大,船也只是摇晃一下,不会翻;如果没有这个压仓物,即使一个小小的风浪也会翻船。这几年的失败经历正好成了他的压仓物,所以苦难有时也是一笔财富。

一本书改变命运

那段时间,在家闭门思过的他苦读投资书籍,这期间一本《投机智慧》的书改变了他后来的人生。这是本介绍美国十大炒家赚钱故事的书,也是让李斌真正开窍的一本书。他通过反复研读发现,书中的十大炒家虽然投资风格和方法各不相同,但大多数人都有着共同的生活经历——这10个人中有7位都是军人出身或者经历过戎马生涯,他们都有着严格的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方案。从他们身上他认识到,纪律是成功的保证。正因为能够严格遵守纪律,按照规律去操盘,他们才能通过不同的交易方法,在不同的市场上取得骄人的业绩。

“在大师的启迪和自我反省中,我自己的交易思路逐渐清晰,那就是:交易方法一定要具备客观性,任何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都应该建立在客观的基础上。从1996年下半年起,我开始探索并逐渐研究出一套程式化的交易系统,在实验过程中初步尝到了甜头。我的那位客户也延长了我的还债期限,使我有机会在1997年能够在期货市场真正地运用我的交易系统。当时,除了这套交易体系,我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1997年李斌结婚,也正是从这一年起他步入投资的康庄大道。他不仅在短短一年里管理的资金规模从40万元达到1000多万元,当年还清债务,同时也迅速使自己奔向小康——房子、车子等等完全从期货市场中赢取,并且连续10年至今保持80%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

在国内市场取得成功的李斌并没有沾沾自喜,2001年又把眼光放到了国际市场。

2002年4月份开始,李斌在原交易系统基础上,针对国际期货、外汇市场的情况,建立了更为完整的构架,并于2003年4月至2004年2月期间通过境外渠道进行了实际操作,取得了70%的资金回报。

“不论是外汇仍是期货投资,其原理都是相通的。基本上市场以趋势的方式运行,无论是什么利多还是利空因素终极都要反映到价格上,价格是市场最客观的反映,我只要捕获价格运行的趋势变化就有机会获利。而最重要的仍是资金管理与风险控制这类老生常谈的话题。我常常在一些投资聚会上讲课,有趣的是很多朋友始终把目光放在我的交易方法上。事实上,在我的交易体系里,我以为方法对于能否从市场获利的重要性仅仅占10%,其余30%是风险控制和资金管理的完整方案,那么还有60%是什么?—纪律,就两字,我以为占了60%。计划再好,没有执行的保障则等于一张废纸。”

他于2003年4月开始的外汇交易,及至10月份收益已达140%。他在海内期货投资上亦硕果累累,仅从十一长假过后至今,其投资收益率即达到45%。

“满招损,谦受益”。熟悉李斌的人都认为他是位朴实的人,从他那张憨厚的脸上永远看不到一丝洋洋得意,最常说的一句话:“只要我一进入市场,就随时预备好举起双手投降”。

2004年6月,他与朋友共同注资1000万元,在北京创办一家投资管理公司,任总经理,以一套低风险、高效率、更规范化的交易模式进行交易。

投资绝不是赌博

在美国,任何一种投资的年回报率达到15%-20%就相当高了,而在国内的期货市场,年回报率要达到30%-40%就相当不错了。不过,李斌认为要达到这个目标并不难,机会很多,关键是对市场要有正确的认识,把风险放在第一位,用投资的眼光去看。期货行业是值得当做事业来干的。投机获暴利是不会长久的,而从长远看,投资则是会挣钱的。当然,要把“蛋糕”做大需要有耐心,还要有点悟性,这个市场上的许多东西都是要靠自己去“悟”的。

“时至今日,一些朋友把期货市场比做赌场,我还是会耐心地告诉他们——这绝不是赌场,纯粹的赌是靠运气的,而幸运之神不会一直跟着你。投资不过是一场关于如何衡量胜算的游戏,你所要做的是计算每一笔交易的风险报酬比,并判断这笔交易是否划算,然后投入你所能承受风险的资金,记住:永远留给自己下一次交易的机会。”

不过,李斌笑着告诉笔者,他还是一个“赌博”高手,平常朋友间玩牌总是赢多输少,因为他同样悟出了其中的规律。

希望做得更好

现在的李斌,日子过得很惬意。工作之余,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旅游,每年都会专门抽出3个月的时间用来游历山水。而且在这段时间里,他都会关掉自己的手机,让自己彻底地从工作中解脱出来,完全沉浸在大自然的怀抱中。他说,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思考自己的每一步路。在他眼中,今后的路还有很长。

“与国外相比,中国的期货市场还太小,也不是很成熟,品种仍比较单一,从我们账户目前的规模来看,尚没有遇到较明显的限制。但是如果按照目前的模式发展下去,国内期货市场相对于我们的账户来说就会出现由于品种太小而形成的风险分散程度不足。所以我想搞个投资基金,把交易的范围扩大到国际期货、外汇等全球性的金融投资领域中去,以更加充分地分散风险,增强收益的稳定性。不论是外汇还是期货投资,其原理都是相通的。基本上是以市场的方式运行,不管是利多还是利空因素,最终都要反映到价格上,价格是市场最客观的反映,我只要捕捉价格运行的趋势变化就有机会获利。”

除了交易系统我曾经一无所有:访北京国瑞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斌

初次见到李斌是在一次业内的研讨会上,和其他潜心于研究交易技术的朋友一样,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谦虚、略带腼腆,只有在谈起系统化交易时才会滔滔不绝。但正是这样一个不善言谈的人,却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独有的智慧和顽强的毅力在期市的较量中长期取胜,3月份以来,他所管理的资金账户收益已经悄然增长了40%。

记者:听说你很早就进入了期货行业。

李斌:对,1993年。那时,我大学刚毕业,丹侬国际期货公司办了一个培训班,培训期货操盘手,我就

          报了名,记得一起参加培训的大概有500多人。

记者:你算得上国内第一批期货从业者,你当时的交易业绩怎么样?

李斌:1993年11月我进入燕兴鸿福期货公司,到处开发客户,到年底时终于有了第一个客户,开户资金1万

          美金。那时做的是国际盘外汇交易,24小时都有行情,夜里也得关注行情变化,经常是凌晨3点才

          入睡,早晨七八点钟就爬起来,特别紧张,但成绩却一直不理想。1994年2月14日大年初一,由于

          克林顿和细川护熙的美日贸易谈判破裂导致美元兑日元当天暴跌600多点(1点约等于10美元),我

          当时卖出了日元,我的客户爆了仓,全赔光了,这对我打击很大。后来我又找了一个客户做外汇,

          但仍以失败告终。1994年8月,外汇市场被国家取缔,我正式进入了国内期货市场。1997年以前,

          我的交易情况一直不理想,但从1997年到2002年年初,我每年的平均回报率为80%。

记者:据说成功的交易者都曾遭遇过非常艰难的困境,那有没有什么事对你的交易观念产生较大的影响?

李斌:我最惨痛的经历是,曾经给客户写过一张8万元的欠条。这是1995年年底的事情了,这件事对我造成

          了致命的打击。其实,正确的做法是,赔了钱,应及时告知客户,好让客户有思想准备。但由于我

          好面子的毛病,一直没跟客户讲,最后一直到期货公司关门,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告诉客户。客户

          当然不干了,执意要我赔钱,我只好给他打了欠条并答应他1996年年底前还清,他当时还记下了

          我的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压力真是太大了。

记者:事情应一分为二看,逆境往往更能锻炼一个人,催人成熟。

李斌:对。当时父母年龄已经很大了,我不愿这件事牵扯到他们,也不敢让我的女朋友知道,只好自己

          一个人扛着。这块大石头一直压了我两年,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真是不堪回首。因为没了收入,

          吃饭都成了问题,更别说还钱了。即便当时能找到一份每月3000元的工作,我不吃不喝,两年也

          还不清这笔债啊! 我想,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起。如果我能在期货市场上稳定获利,还钱一定

          不是问题。

          那段时间,我在家闭门思过,苦读投资书籍,这期间读到一本《投机智慧》的书,书中介绍了美国

          十大炒家赚钱的故事。这本书大约有10万多字吧,我非常喜欢这本书,读了几个月。在我找不到

          出路的时候,是它给了我一把通向成功的钥匙。至今我仍在不断地向朋友推荐这本书。可以说,

          这是令我真正开窍的一本书,书中的几个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故事之一讲,有一个人曾先后三次赔光,第四次从900美元翻到8000万美元,我反复看了六遍,震动

          很大。我把自己以前的交易图都找了出来,反复研究,琢磨规律,总结自己失败的原因,觉得总有

          一天自己也会东山再起。

          故事之二是关于海龟交易者的故事,这个故事说明期货交易的致胜之道并不复杂,只要掌握了基本

          技巧,普通的投资者也可以取得成功。

          通过反复研读我还发现,书中的十大炒家虽然投资风格和方法各不相同,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

          都具有共同的生活经历——这十个人中有七位都是军人出身或者经历过戎马生涯,他们都有着严格

          的资金管理和风险控制方案。从他们身上我认识到纪律是成功的保证,正因为能够严格遵守纪律,

          按照规律去操盘,他们才能通过不同的交易方法,在不同的市场上取得骄人的业绩。

          在大师的启迪和自我反省中,我自己的交易思路逐渐清晰,那就是:交易方法一定要具备客观性,

          任何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都应该建立在客观的基础上。从1996年下半年起,我开始探索并逐渐

          研究出一套程式化的交易系统,在实验过程中初步尝到了甜头。我的那位客户也延长了我的还债

          期限,使我有机会在1997年能够在期货市场真正地运用我的交易系统。当时,除了这套交易体系,

          我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没有压仓物 船就经不起风浪

记者:这段经历和这套交易系统在你的交易生涯中,算得上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吗?

李斌:是。我很喜欢读哲学类的书籍。叔本华说,人的烦恼犹如船的压仓物,以保证正确航向,有了这个

          压仓物,即使风浪再大,船也只是摇晃一下,不会翻;如果没有这个压仓物,即使一个小小的风浪

          也会把船打翻。这几年的失败经历正好成为我的压仓物,苦难也是一笔财富。

          1997年我进入北京首创期货经纪公司后,就开始持续稳定地为客户盈利,交易系统也逐渐步入成熟

          期,管理的客户资金一度达到千万,取得了80%的年平均回报率,连续4年获得了首创期货公司优秀

          经纪人称号。

          当时第一个客户给了我48万元运作资金,两个月后这个客户又给我介绍了两个客户,之后我越做

          越顺。1997年9月到1998年1月,连续卖出沪铜,挣了50万;1997年9月到1998年3月,在绿豆期货上

          挣了100万左右,利润达到20%,这时我的债务已经全部还清了。1998年7月到1999年1月,在大豆

          期货上我又挣了40万左右。

          2002年4月份开始,在原有交易系统的基础上,我又针对国际期货、外汇市场进一步建立了更为

          完整的系统结构,然后在2003年4月至11月期间通过境外渠道进行了半年多的实际操作,取得了

          70%的资金回报。

          去年6月我和朋友共同出资1000万元,创办了目前的北京国瑞煊投资管理公司,我任总经理。

          因为公司一直以一套低风险、高效率、规范化的交易模式进行交易,所以目前的业绩还是非常

          优异的。

对于暴利 我敬而远之

记者:目前国内期市有许多不同类型的交易系统,你们的交易系统与其他系统相比有什么特点?

李斌:我没有深入地研究过目前市场上的其他交易系统,所以不能轻易下结论。但我认为,我们的交易

          系统的最大特点就是能够确保利润稳定增长。我觉得对风险投资领域来说,收益稳定增长才是最

          主要的。没有人不喜欢利润,但在投资市场上利润和风险是成正比的,短期内获得暴利的另一层

          含义就是,一旦你做错了,你也会在短期内出现致命性的亏损。所以,虽然我也喜欢赚钱,但我

          对那种短期内让你暴富的盈利方法可以说是敬而远之的。

记者:请详细介绍一下这套交易系统的设计理念。

李斌:这套交易系统的核心理念是从主客观两个方面对期货市场的非系统化风险加以控制,其中主要

          依靠专业化的管理团队和科学的风险管理体系从主观上监控风险。我们的交易系统源自华尔街的

          交易系统,经过多年的人机磨合产生了一套国内独有的双均线跟势操作交易法和跟势反向操作法。

          这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盘整行情中绝大多数交易系统钝化的情况,从客观上保证了整个交易过程

          从计划到执行的严密性、连续性和纪律性,排除了随意性的人为因素对交易的干扰,从根本上

          决定了资金的风险控制、获取稳定投资回报的能力。同时还利用期货市场的独有的保证金杠杆

          作用,力争把资金管理的效率化和灵活性发挥到最优。

记者:你认为完善的交易系统应该有哪些特征。

李斌:完善的交易系统至少应有三个特征:

          一是稳定性,表现为收益的稳定性。收益曲线有可能有大起但绝不可以有大落,一切可能造成

          重大损失的交易都不应存在,哪怕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二是枯燥性。其实真正的赚钱过程丝毫没有乐趣可言,一定是很枯燥的。因为交易系统经过验证

          可行以后,每天就是机械枯燥地去执行,具体交易不需要掺杂任何个人感情,个人成就感也就

          不会存在,因此很枯燥,没有所谓的快乐期货。

          三是简单性。交易计划的制定和执行全部程序化,人需要做的只是把它们付诸实施,并加以监控,

          简单而有效。

永远站在高概率的一方

记者:能否透露你目前的交易体系是如何构建的?

李斌:我觉得完善的交易体系应该包括风险控制体系、执行体系和监控体系三个方面,但这些工作仅靠

          个人是不可能完成的,必须要依靠团队合作才能成功。因为人都有缺陷,因此就有可能造成不可

          弥补的损失。例如,头天晚上跟老婆吵一架,第二天就有可能作出灾难性的交易。投资市场上的

          巨大事件和损失都是这样造成的,滨中泰男的住友事件、尼克里森的巴林银行事件,还有亨特

          兄弟的白银事件。他们都辉煌过,呼风唤雨过,但都过分地相信了个人的能力。每个人都是有血

          有肉的个体,都难以摒弃人性的弱点,你也许曾经成功过1000次、10000次,但最后一次的失败

          足以抹杀你所有的成功。所以,在我的观念里,操盘手一定要摒弃个人英雄主义概念,一切都要

          交由团队来完成。团队成员间要进行细致的分工,互相制约,计划的制定者和计划的执行者必须

          要分离,以保证交易计划能够始终贯彻执行。

记者:在风险控制体系、执行体系和监控体系三个方面,国瑞煊投资公司是如何进行的。

李斌:在监控体系方面,我们根据实际交易的需要组建了一个团队,团队由三类人组成:管理员、

          交易员和风险监控员。

          管理员负责统一组织协调并审议交易计划,不断完善交易系统、填补漏洞,定期总结资金运作状况。

          管理员无权干涉交易员的日常交易,我现在兼任管理员职位,但我无权进行交易。交易员负责严格

          按照投资方案进行交易,止盈止损,不能出现任何错误。交易员还要提供每天的交易日志,定期向

          投资人报告收益情况。如果市场行情发生突发变化或接近账户总体风险限额时,交易员必须及时将

          交易及持仓状况向管理员汇报。监控人员负责账户资金状况。当亏损达到规定条件时,风险监控员

          有权决定停止开新仓,平仓,并停止交易或者完全清仓。

          在交易体系的建立上我们坚持四个原则:

          一是简单原则。价格瞬息万变,纷繁复杂,如果用一套

          复杂的系统去描述复杂的市场只能适得其反,而且也不利于投资者及时作出快速有效的反应。

          用一套简单、精确而且高效的行为模式去描述市场,才能不被表面的大量随机因素所蒙蔽。

          二是不作无谓的过度优化。多数人总是试图找出完美的交易系统和方法,其实这是一种近乎于单纯

          的想法。市场的价格变化包含着大量的随机因素,甚至包括人的心理因素,它是非线性的,错综

          复杂,而交易系统是线性的,只能捕捉市场中规律性的一面,但这就足够了,过度的优化对提高

          收益没有作用。

          三是捕捉规律性。市场的运行实际上非常简单,只有三个方向:上涨、下跌、横盘。对于上涨和

          下跌,很容易进行描述,但市场大多数时间处在横盘状态,只要能滤掉横盘,在横盘的时候不做单,

          或者想办法做到横盘的时候不亏钱或者少亏钱,那么一旦出现趋势,获利就成为必然了。

          四是让自己永远站在概率高的一方。赌博也好,做期货也好,实际上做的都是一种概率,想方设法

          让自己长期站在概率高的一方,就对了。

          风险控制是交易过程中的重中之重,我们在实际交易中所遵循的原则有:

          1. 量化风险

          每一笔交易做多少手,最多亏损多少,应该是提前制定和算出来的。假设10万资金,

          每笔交易只允许亏损全部资金的2%,如果3000买大豆,2900止损,那一次就只能允许买两手,

          碰到止损正好赔2%;如果2950止损,则可以买4手,碰到止损也正好赔2000元,2%;如果2980

          止损,甚至可以买10手,当然我们不会去做10手的,毕竟还有别的约束条件,我们的目的就是

          降低风险、量化风险。2%是我们在每次交易中所能接受的最坏结果,一旦到了2%的损失,没有

          任何理由能够阻止我们离场。

          2. 分散风险

          鸡蛋当然不能放同一个篮子里,尤其是做期货。不仅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且

          还要放在各式各样的篮子里。我们不但要把风险分散在多空之中(多单空单都要有),还要分散

          到不相关的品种中,甚至如果条件许可,还要分散到不同的交易模式中。举个简单例子,有两个

          交易员,成绩都非常稳定,A非常稳定地获利,B非常稳定地亏损。那好,我们就把资金平分成

          两部分,一部分跟定A,A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另一部分跟定B,B怎么做我们就跟他反着做。

          结果不言而喻。

          A和B就相当于两套不相干的交易模式,再稳定的交易模式也都会有出错的时候,如果两套交易模式

          同时出错,也不过是损失了全部资金的2%(各自部分的2%,也就是全部的2%)。只要不是同时出错,

          自然就不会亏损,相当于进一步分散了风险。

          3. 不要去追求过高的回报

          没有风险的利润是不存在的,过分的利润一定伴随着过分的风险,

          一年50%左右的利润对于任何行业来讲都是极为可观的,不要去贪求过高的利润,它只会为你

          带来压力和痛苦。

任何能造成重大损失的因素都是我们的敌人

记者:我几乎天天访问你的网站,我注意到,在市场盘整的时候,你们账户的收益也会是盘整状态,但

          期市中只要有大的行情出现,不管是上升还是下降,你们账户的收益就会出现增长。我想知道,

          你们是怎么做到既能在多个市场中抓住机遇同时又能避免遭受重大损失?

李斌:这跟我们独特的动态风险控制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我们的交易策略是充分分散交易品种风险,将

          保证金分散到所有可以交易的品种中去,即国内期货交易所上市的所有期货品种中。保证金化整

          为零,收益则体现出集零为整的特点,即每一个品种每年都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程度的利润。收益

          是由各个品种产生的,就像搭积木一样,利润是一点一点累计起来的,非常稳定和牢靠。随着交易

          系统的不断完善,我们已经把能考虑到的、一切有可能造成重大损失的因素都排除了,哪怕这种

          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所以,目前我们的收益就表现得非常稳定,即使某一品种产生非理性的走势,

          也不影响资金的整体收益。

记者:对于国瑞煊和系统化交易,远期上你有什么打算。

李斌:与国外相比,中国的期货市场还太小,也不是很成熟,品种仍比较单一,从我们账户目前的规模

          来看,尚没有遇到较明显的限制。但是如果按照目前的模式发展下去,国内期货市场相对于我们

          的账户来说就会出现由于品种太小而形成的风险分散程度不足。所以将来如果政策允许,我想搞个

          投资基金,把交易的范围扩大到国际期货、外汇等全球性的金融投资领域中去,以更加充分地分散

          风险,增强收益的稳定性。 期货是我终生的事业!